个人所得税调解怎样影响大家的生存

个税法二审:“起征点”为每月五千 赡养老人支出拟予以税前扣除
新标准将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

“我受国务院委托,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作说明。”19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作个税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当日,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审议,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修改。草案的一大亮点是,将个税起征点由之前的3500元上调至5000元/月。不过这不仅仅指的是工资、薪金,还包括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对这四项收入实行综合所得纳税。

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19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大修,也将迎来一次根本性变革: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优化调整税率结构,扩大较低档税率级距……

图片 1

起征点

此次税法改革有哪些亮点?又将对百姓生活影响几何?

图片 2

提高到5000元/月

提高起征点 降低税负

8月27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对个税法修正案草案进行二审。今年6月19日,个税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修改。

个税改革,今年两会上便是一大热点。随着刘昆19日作的说明,高层的个税改革方案渐渐明晰。

在一个名为“2018个税计算器”的小程序中,记者随手输入所在省份和月薪,该程序很快算出结果:“10000元月薪按照现行累进税率计算,预计每月可省下150元。”这是19日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中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公布后,由新的计税方法得出的结果。

6月29日至7月28日,中国人大网曾公布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全文,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共有67291人提出13万余条意见。

现行个人所得税法采用“分类征税”方式,即将应税所得分为11类,实行不同征税办法。

个人所得税是目前我国仅次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的第三大税种,在筹集财政收入、调节收入分配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改革个人所得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

本次二审稿中,将“赡养老人支出”也予以税前扣除,但个税“起征点”仍为每年6万元。

这11类分别为:工资、薪金所得;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

“个税起征点就是公众的基本生计费用,这个标准是多少,要综合全国各地个人基本生活所需的费用来进行测算。此次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适应了人民群众消费支出水平增长的趋势,使中等以下收入群体税负下降,有利于增强居民的消费能力。”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指出。

重点

这样的征税方式或将调整,草案将上述11类其中的4类,即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居民个人按年合并计算个人所得税,非居民个人按月或者按次分项计算个人所得税。

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看来,这次修改个人所得税法主要是对当前不适应改革需要的内容进行修改,随着近几年人民基本生活开销不断增长,调整个税起征点成为大势所趋,“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提高幅度达到40%以上,改革力度较大,触及面广,凸显了公平合理的原则”。

五千元起征点是如何确定的?

个税起征点的问题,在刘昆作完草案说明后,便吸引了媒体和公众的关注。

据此前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测算,个税起征点提高至5000元,全国纳税总额将减少1720亿元。但税收减少只是暂时的,随着人民收入水平的提高,预计明年纳税总额即恢复到当前水平,纳税人口也将在几年后恢复至当前水平。

二审稿明确,新个税标准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另外,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纳税人的工资、薪金所得,先行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5000元以及专项扣除和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依照“个人所得税税率表一”按月换算后计算缴纳税款,并不再扣除附加减除费用。

按照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工资、薪金所得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为3500元/月,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每次收入不超过4000元的,减除费用800元;4000元以上的,减除20%的费用。

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转化

起征点考虑一定的前瞻性

但草案对此进行了调整——即将上述综合所得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5000元/月。

更值得注意的是,草案还优化调整了税率结构。以现行工资、薪金所得税率(3%至45%的7级超额累进税率)为基础,将按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具体是: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3%税率的级距扩大一倍,现行税率为10%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3%;大幅扩大10%税率的级距,现行税率为20%的所得,以及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10%;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20%;相应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这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

个税法修正案草案,今年6月底甫一亮相便受到广泛关注。

假如某人仅有工资收入,每月收入10000元,“五险一金”为2000元,在现有税制下需缴纳345元个税,改革后个税为90元。

“税率降低、税基扩大,意味着个税的累进程度降低了,整体表现为税负的降低,将改革的好处让渡给更多的低收入群体,朝着税制公平向前迈出一大步。”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表示。

草案的一大亮点是,将个税“起征点”由之前的3500元上调至5000元/月。不过,这不仅仅指的是工资、薪金,还包括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和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对这四项收入实行综合所得纳税。

这样的调整方案在两会期间也曾被披露。“会将一些劳动性的所得如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首先作为综合所得合并起来,然后再确定一个基本减除费用,大家称之为起征点,再征税。”财政部原副部长史耀斌在今年两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曾这样透露。

现行的个人所得税法采用分类征税方式,将应税所得分为11类,实行不同征税办法。草案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

现行个人所得税法采用的是“分类征税”方式,即将应税所得分为11类,实行不同征税办法。

“怎么样提高起征点、提高到什么程度,会根据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水平的变化来确定,并且提出一个提高起征点的政策性的建议。”史耀斌说。

按照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工资、薪金所得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为3500元/月,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每次收入不超过4000元的,减除费用800元;4000元以上的,减除20%的费用。“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4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体现了由分类税制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转化的改革方向,这也是国际通行的做法,是对我国个人所得税征税模式的重要完善。”施正文分析,对综合所得征税后,收入主要来自工资的单项收入者可能受益较大,而收入比较分散且金额较多的人或将提高缴税金额。

这11类分别为:工资、薪金所得;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

草案将“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调整为“经营所得”,不再保留“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该项所得根据具体情况,分别并入综合所得或者经营所得。

“改革不仅体现在税制公平上,效率上也将同步提高。”王雍君认为,综合征税范围的扩大将提高征管效率,有助于减少逃税漏税。

修正案草案一审稿将上述11类其中的4类,即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适用统一的超额累进税率。

对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以及其他所得,仍采用分类征税方式,按照规定分别计算个人所得税。

专项扣除更具人性化

相比分类征税,综合征税更显公平。

刘昆说,按此标准并结合税率结构调整测算,取得工资、薪金等综合所得的纳税人,总体上税负都有不同程度下降,特别是中等以下收入群体税负下降明显,有利于增加居民收入、增强消费能力。

所得一样但家庭负担不同,今后的税负也将不同——草案在提高综合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明确现行的个人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专项扣除项目以及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项目继续执行的同时,增加规定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

举例说,小张每月收入5000元,但来源只有工资、薪金渠道,现行税制下不考虑“三险一金”扣除,需缴纳45元个税;小李每月收入也有5000元,但来自多个渠道,包括3000元工资、800元劳务报酬、600元房租和400元稿酬,在现行分类税制下则不需要缴纳个税。

该标准对于在中国境内无住所而在中国境内取得工资、薪金所得的纳税人和在中国境内有住所而在中国境外取得工资、薪金所得的纳税人统一适用,不再保留专门的附加减除费用。

此次个税法修改不仅仅提高了费用扣除标准,同时增加了专项扣除,特别是增加了与公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扣除内容。“除了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支出,每个人的情况也不一样,有的要负担子女教育支出,有的要承受大病医疗费用等。此次税法草案调整综合考量纳税人的真实家庭状况进行了分类施策,可以降低公民特别是困难家庭的税收负担,让政策更具针对性与合理性地惠及民生,缓解中低收入阶层的负担。”施正文指出。

不过,各方意见中,有不少声音希望在一审稿基础上,“起征点”还能再提高点。

税率

目前,我国个人运用各种手段逃避个人所得税的现象时有发生。为了堵塞税收漏洞,维护国家税收权益,草案针对个人不按独立交易原则转让财产、在境外避税地避税、实施不合理商业安排获取不当税收利益等避税行为,赋予税务机关按合理方法进行纳税调整的权力。规定税务机关作出纳税调整,需要补征税款的,应当补征税款,并依法加收利息。“反避税措施非常及时而必要,通过堵住漏洞、加强监管,让税收更加规范和公平。”施正文指出。(记者
温源 刘华东)

和一审稿草案相比,草案二审稿显示,综合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即通常说的“起征点”仍拟按每年6万元计算。

扩大三档低税率的级距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个税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主要依据城镇居民的人均基本消费支出水平、劳动力负担系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三大要素测算。5000元涵盖了2018年基本消费支出,还考虑了一定的前瞻性。

优化调整税率结构也是草案的一大看点。“以现行工资、薪金所得税率(3%至45%的7级超额累进税率)为基础,将按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刘昆说。

不能仅仅盯在“起征点”上

具体是: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3%税率的级距扩大一倍,现行税率为10%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3%;大幅扩大10%税率的级距,现行税率为20%的所得,以及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10%;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20%;相应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这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说,此次税法修正的减税措施包含三方面:

此外,在经营所得税率方面,以现行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和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税率为基础,保持5%至35%的5级税率不变,适当调整各档税率的级距,其中最高档税率级距下限从10万元提高至50万元。

一是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从每月3500元提至5000元,这一扣除标准不是越高越好,从减税效应来看,标准越高则适用较高税率的高收入群体减税额越大;二是低税率适用的税率级距扩大,减税效应更有针对性;三是首次增加专项附加扣除。他指出,应综合分析减税效应,而不是仅仅盯在起征点上。

值得一提的是,草案还完善了有关纳税人的规定。现行个人所得税法规定了两类纳税人:一是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或者无住所而在境内居住满1年的个人,从中国境内和境外取得的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二是在中国境内无住所又不居住,或者无住所而在境内居住不满1年的个人,从中国境内取得的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