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工厂被某人揭露光,整个工厂唯有1四拾8个机器人,超震憾!以为要下岗了

原标题:钢铁侠不再飞

这位和奥巴马谈笑风生走在一起的大叔就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特斯拉的老板兼CEO、火箭计划SpaceX的创始人、以及民用太阳能公司ColarCity的老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趣硅谷,图文版在这里↓

图片 1

图片 2

<a
href=”;mid=2247484660&idx=1&sn=8123de83bbc46e4c5fc8035c1deba58d&chksm=ebefe2b4dc986ba2a45a21fb59e422c7a870974b06c670ecb33b6472a0ee9f671cc0eb84cafa#rd”>;mid=2247484660&idx=1&sn=8123de83bbc46e4c5fc8035c1deba58d&chksm=ebefe2b4dc986ba2a45a21fb59e422c7a870974b06c670ecb33b6472a0ee9f671cc0eb84cafa#rd</a>

撰文/ © 牛耕

他被誉为现实版的“钢铁侠”

废话不多扯,我们先来回顾一下《硅谷》S01E02演了点啥。

编辑/ © 张硕

图片 3

接受了Peter Gregory 的投资,Pied
Piper创业团队正在开开业派对。大反派Gavin身边的得力干将Jared上门来祝贺,说着说着竟然要求请求加入创业团队。

“整日整夜,没有孩子,没有朋友,除了工作,一无所有。”马斯克在一篇自述中描述了自己最近一年的生活状态。

就是因为他有着超越现实的判断力与执行力,更重要的是他有着对人类未来科技的无穷无尽的梦想!更是因为特斯拉的超级全自动生产工厂,当你看完之后,就会知道为什么叫“钢铁侠”了!

Erlich直接对他恶言相向,把他赶出门去。

他甚至对《纽约时报》流着眼泪哭诉“自己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这位有些中年发福的CEO多次哽咽“泪目”,疲惫、脆弱甚至有些无助。

特斯拉的这个号称全球最智能的全自动化生产车间里,从原材料加工到成品的组装,全部生产过程除了少量零部件外,几乎所有生产工作都自给自足。。。

连一份商业计划书也没准备的Richard两手空空的来到Peter Gregory
的办公室,准备拿钱。结果分分钟被Peter
Gregory教做人,要求他48小时之内拿来一份无懈可击的商业计划书、一个清晰的市场战略和三年的损益报表,否则一分钱也没有。

这还是那个科技鬼才钢铁侠吗?

图片 4

Richard无奈,只得求助于Jared。然后,本集的高潮就来了。

图片 5

冲压生产线、车身中心、烤漆中心与组装中心,这四大制造环节种总共有超过150台机器人参与工作。当然,
在车间中你很少能见到有人的影子。。。

在与创业组员的一对一交流以确定股权分配的过程中,Jared发现大头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这明显违背了Peter
Gregory 要削减成本的要求。大伙的矛头纷纷指向了大头。

过去一年里,他每周工作120个小时,有三四天睡在工厂。即便这样,Model
3的周产能也只达到5000辆,其中4300辆有质量问题。

组装中心,全部是机器人

不幸的是,这一切全被大头听见了。

他还跟新交三个多月的女朋友分了手,因为女友与音乐同行的聊天记录被发布在Instagram上,这份聊天记录证实了马斯克吸毒的传闻。两周前,他临时起意任性地在Twitte上宣布计划以420美元/股将特斯拉私有化,需要大概710亿美元。然而这一决定被怀疑是吸大麻后所做的,因为美国发起的国际大麻日正是4月20日。

图片 6

伤心挫败之下,大头准备离开硅谷。

他为特斯拉私有化找到的金主,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则把巨资投给了野心勃勃的Lucid
Motors——这家电动车公司被视为特斯拉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

每一个机器人可以完成多种动作

回Hooli收拾东西的时候,竟然天上掉馅饼,既升职又加薪。

随后的马斯克同时面临董事会弹劾、投资者诉讼和股价大跌。历时17天的私有化计划不得不以失败告终,同时流失的还有100多亿美元市值。

图片 7

另一边,内心正天人交战经历种种煎熬的Richard最终下定决心,要把大头留下来,让一切反对者滚蛋。

即便是如此“痛苦”以及艰难,他在采访中依然表示:不打算放弃董事长兼CEO的双重角色。

喷漆烤漆车间

但讽刺的是,Richard为了大头和所有的人都翻了脸,这一切却比不过Gavin给的年薪60万刀的升职机会,大头谢绝了Richard的好意,高高兴兴准备上任去。

不过,华尔街不相信眼泪,也不再信任这个不断在Twitter惹祸的CEO。就在几天前,特斯拉的一众股东,包括贝莱德旗下基金在内,要求特斯拉设立“独立董事长”一职取代傲慢且独断专行的马斯克。虽然这一提案最终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否决,不过股东希望马斯克out的心思一旦开启就再难关闭。

图片 8

本集中,刚刚开始创业的Richard犯了创业者很容易犯的一个错:感情用事。做生意不是交朋友,不能随便就把股权分配出去。剧中有句话说的很好,没有人会给最好的朋友开工资。

马斯克的生活又跌到了谷底。

组装车间,按装挡风玻璃

所以,把个人感情和事业分开,是硅谷创业的第一步,就像Erlich对Richard说得那样,一旦开始创业,你必须变成一个彻头彻底的混蛋才行。

还有比他更惨的人吗?那大概是两年前的马斯克。2016年11月,Model
3发布前夕,马斯克刚刚被当时的女友抛弃。他猛灌红牛,在发布会现场摆出一个很酷的姿势。现场放着音乐《你需要我吗?》,人群在躁动,双手像波浪般起伏,他却要控制自己别伤心地哭出来。

图片 9

事实上,光把个人感情和事业分开还不够。必要的时候,把一起创业的伙伴踢走的也不在少数,比如:

更早,特斯拉每周只能造10辆车。他的前妻担心他会猝死,因为他总是半夜在噩梦中尖叫。

组装车间,安装座椅

Facebook的小扎,踢走了他的小伙伴爱德华多·萨维林

再往前,特斯拉一部车都没造出来时,股市做空的头寸却超过90亿美元,他的前前妻在博客上抖落了每一处隐私,员工爆料他粗暴压迫,联合创始人控诉他把自己逐出公司。

图片 10

怂恿扎克伯格退学的肖恩·帕克,三次创业成功、三次被踢出局

沿时间一路回溯,我们看到小时候的马斯克。他的父亲严厉而邪恶,他的同学对他敬而远之。在楼梯上,校霸按着他的头,把他狠狠撞向台阶,马斯克的鼻子也因此骨折。孤独与恐惧,自此陪伴他每一个夜晚。

6秒钟完成一个发动机盖的冲压

还有被特斯拉之父马斯克弄走的特斯拉创始人马丁·艾伯哈德

他曾对身边的小伙伴说,为什么怕黑?很多年后人们发现,这个亿万富翁的脑海中也有一样的恐惧:黑漆漆的宇宙中,地球发出孤单的光。这个画面迫使他一路前进,造出火箭和新能源汽车,造出铺满一片城市的太阳能板。

图片 11

今天,我们就来扒两个悲催的故事,看看这些牛逼闪闪的硅谷狂人是怎么赶走自己的创业伙伴的。

在人类低头沉醉于手机,陷入自我迷恋的时刻,马斯克是那个还在向外探索的人。正如美国哲理小说家艾茵·兰德(Ayn
Rand)所说:我们只要站在一边看着,让他们放手去做,他们就会可以解决所有人类难题。

发动机的精细加工

第一个故事跟Facebook有关,关键人物有三个,扎克伯格、爱德华多·萨维林和肖恩·帕克。

01

图片 12

这三个人是神马关系呢?看过电影《社交网络》的大概能知道他们的爱恨情仇,在这里小8就简单理理。

黑暗的童年

一个机器人就能独立搬运车架

扎克伯格、爱德华多·萨维林是都是哈佛的学生,萨维林比小扎高一届。他和小扎以及小扎的舍友莫斯科维茨一起创办了Facebook。跟后两个只会写代码的程序猿不同,在哈佛读经济的萨维林是靠着自己的经商头脑被小扎拉入创业团队的。据说,小扎当时在给朋友的短信中就把萨维林夸的像朵花,觉得这位师兄是“投资学会的主力”。2004年4月,几人在佛罗里达州成立公司时,萨维林担任CFO。所以,他们曾是亲密的创业伙伴。

1971年,马斯克出生于南非北部的一座大城市。这是一个从美国迁来的白人家庭,马斯克从小过着富裕的生活:起居由黑人管家悉心照料、举办如梦似幻的派对、在后院烤羊羔肉,喝品种繁多的葡萄酒。

图片 13

那肖恩·帕克又是谁?

不过这一切并未给马斯克带来安于现状的生活,他的内心从小充满不安全感与不安分。他4岁那年,南非有数百名黑人学生因抗议白人政府遇害。他17岁时,拒绝服兵役,而是逃亡到加拿大投奔母亲。他说,“要到压制黑人的军队里服兵役,真不是一个好选择。”

整个过程流水线运营

还记得第二季中的搅局者Russ么?这货就是肖恩·帕克的原型。

马斯克崇拜自己的祖父约书亚·霍尔德曼博士(Dr.
Joshua
Haldeman)。他是驾驶单引擎飞机从非洲飞到澳大利亚的第一人。马斯克的童年,被祖父深入热带雨林的绿色梦境所围绕。后来SpaceX首次发射成功后,他曾前往海地探访孤儿院,私人飞机里装满Macbook
Air。然后他独自划着独木筏,前往雨林深处更偏远的村落。

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无缝对接

肖恩·帕克是个连环创业者,在遇到扎克伯格之前,他曾两次成功创业:19岁时和小伙伴创办了最早的盗版音乐网站Napster,颠覆了整个唱片业,把CD送进了坟墓。21岁时,他抓住了数码传播的潜力,创办的通讯录服务公司Plaxo。

他的母亲梅耶(Maye
Musk)是加拿大人,曾当选“南非小姐”,后走上模特生涯,多次登上《纽约客》和《ELLE》的封面,60多岁时还在T台优雅地走秀。他的父亲埃罗尔(Errol
Musk)求婚多年,终于打动了梅耶。“他因为我的腿、我的牙齿而爱上了我。”不过,对于马斯克,这是一场错误的婚姻,酿成了他长久以来的噩梦。

图片 14

但是呢,这两次成功的创业都以他被赶走告终。让我们来重温下这两个欢脱的故事。

马斯克的故事从小如一。他出生就不爱哭喊,总是陷入发呆的状态。这使父母以为他耳聋,后来他们发现,马斯克是在集中精力思考。他酷爱读书,比如《银河系漫游指南》,后来“Don’t
Panic”(不要恐慌)这句印在《银河系漫游指南》封面上的话成了马斯克的家训。

全程都是由电脑控制的机器人

第一创办的盗版音乐网站Napster主要干的是把CD音乐转成MP3格式,供用户在线免费听、随意下载。好家伙一下子拉来了8000万注册用户。这下唱片公司可受不了了,一纸诉状把Napster告上法院。然后Napster被告倒了,被Best
Buy收购,肖恩·帕克卷铺盖滚蛋。

还有阿西莫夫的《基地》。它讲的是一个人类陷入长达3万年黑暗时代的故事。科学家制定了一个计划,把人类分散到遥远的星球,以避免灭顶之灾。后来这个故事成了马斯克计划移民火星的直接动因:“如果我们是一个能在多行星生存的物种,就能减少文明灭绝事件的发生。”他对人们不能理解这个计划感到不可思议:“除非你是一只蟑螂或一朵蘑菇,否则你就完蛋了。”

根据事先设定好的程序完成!

肖恩·帕克第二次创业的项目是个在线地址簿服务软件,叫Plaxo,这货能提供非常方便的地址簿导入和联系人之间相互通知功能。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它使用了病毒式的营销技巧,用户在下载Plaxo之后,程序会分析用户的通讯录,并向所有联系人都发送一条信息,鼓励他们使用Plaxo。这一做法被后来的社交网站普遍借鉴。

马斯克疯狂地读完了《大英百科全书》。当他的兄弟在饭桌上问,地球距离月亮多远时,马斯克能迅速报出近地点和远地点的数字。后来小孩们遇到任何问题都习惯说,“问那个天才少年”。

这也太牛逼了吧!

很快,Plaxo很快就有了几百万用户。但是,肖恩·帕克随意翘班迟到的不靠谱行为和多变易怒的性情激怒了投资方,就在公司逐步上轨道的时候,红杉等投资人联手把帕克赶出了公司。

马斯克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小伙伴会怕黑?“黑暗不过是没有光的地方。”他回答说。

终于明白为什么埃隆·马斯克被美国媒体誉为现实版的“钢铁侠”了,对于他来说,这里目前也仅仅只是生产出了他的一个梦想而已。。。很快,特斯拉还会在美国内华达州的荒漠里建一个更大的汽车工厂“GIGAFACTORY”,2017年投入使用,这将更大地增加特斯拉的生产效率。。

拥有了两次投资经验,在遇见扎克伯格的时候,肖恩·帕克虽然只有24岁,却是创业方面的老司机了。他对Facebook可以说是一见钟情,跟扎克伯格和萨维林在一家餐馆见面后,他就决定加入Facebook的创业团队,还住进了另一个联合创业者莫斯科维茨的房间。然后,他当上了Facebook的第一任CEO。

图片 15

图片 16

接下来,他帮助几位创始人在硅谷周边建立人脉关系、设立路由器,还确立了公司架构,扎克伯格由此可以完全控制公司,不用担心会被踢出局。

许多年后,在特斯拉第一次快要破产时,马斯克的前妻贾斯汀爆料:他很怕黑。后来人们知道,马斯克恐惧的不是黑暗,而是孤独
:一个人躺在床上,走过空空的门廊,还有地球在漆黑的宇宙中发出孤单的光。

今年,埃隆·马斯克的火箭计划SpaceX,还将继续进行可回收火箭的往返计划,这是他另一个伟大的“钢铁侠”雄心!

有了肖恩·帕克这个创业路上的导师,萨维林那点商业头脑就完全不够用了,而且他好像也没太把这个创业项目放在心上。就在扎克伯格、莫斯科维茨和肖恩·帕克在找投资、测试产品的时候,去了纽约在雷曼兄弟实习的萨维林不但没有完成扎克伯格托付给他的3项任务(分别是筹建公司、获得融资、创立商业模式),还绕过其他小伙伴在Facebook上给自己的另一个创业项目打广告,而扎克伯格认为萨维林的这个求职网站创业项目未来也是Facebook的业务之一,这尼玛不是公然挖墙脚么?

马斯克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他从父亲这里学到了工程技能:断路器的工程原理、如何用燃料和氧化剂制造炸药。他一度以为,每个人都知道这些。9岁时,父母离婚,他大部分时间跟父亲一起生活。“我父亲似乎很难过,很孤独,母亲带着三个孩子,而他什么都没有,这不公平。”后来,马斯克为这个决定后悔不迭。

图片 17

小扎怒了,发了封邮件怒斥萨维林的行为,这是两人关系恶化的开始。

“我是靠书本长大的,其次才是我的父母。”他的父亲非常可怕,他会精心设计一个邪恶的计划,他从不打马斯克,而是从内部瓦解了他。谈到父亲,马斯克曾当着记者面流下泪水。后来他对这种恶意非常敏感。学校里的恶霸,曾让他最好的朋友引他出来,“带给他的恐惧似乎无止境”。当特斯拉陷入泥潭,做空头寸足足有90亿美元时,马斯克最先感受到的也不是商业或道德挫败,而是恶意。“这是很伤人的。”他说。

民用光伏计划SolarCity也将继续在不赢利的情况下继续大面积推进下去!

Facebook发展的比扎克伯格想象地还要好,包括Mark Pincus、Reid Hoffman 和
Peter Thiel
在内的硅谷风投大佬们都排着队想给Facebook投钱。忙着自己事情的萨维林显然也没能找到什么像样的投资。这时的萨维林对小扎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了,他完全可以自己拿投资、控制公司,干嘛要把一个没怎么为公司尽过力的人算在核心成员里?

为了逃避兵役,17岁的马斯克去加拿大投奔母亲,然后转学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他取得了物理学、经济学双学位。在研究生入学的第二天,他决定辍学,因为“不能坐视互联网发展而无动于衷”。

图片 18

扎克伯克随后拟定了计划:在东海岸特拉华州重组一个新公司,收购前Facebook公司(2004年4月成立的佛罗里达有限公司),重新分配公司股份,借机稀释萨维林的股份。

他在1995年投身互联网热潮,大学刚毕业就创办了一家名为Zip2的公司——相当于原始版的谷歌地图和点评网站Yelp的结合体。第一次创业就大获成功。Zip2在1999年以3.07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马斯克赚了2200万美元。这些钱几乎全部投入他的下一家创业公司——
X.com,后与Confinity合并后,变成今天的Paypal。2002年,eBay以15亿美元收购PayPal,作为最大股东,马斯克再一次赚得盆满钵满。

其实,埃隆·马斯克的这几个产业,目前还都没有实现最终赢利,但。。。

这样的安排,萨维林绝对不干。但是扎克伯格此时要踢他出局的决心已定,小扎给莫斯科维茨发的消息是这样说的:

再后来,他成了那个“创立了四家独角兽的人”。

图片 19

“Saverin显然拒绝合作,我们只想他签完字然后我们开始运营这个新公司。我只想他出局,然后跟他清算。这样他会得到一些东西的,但他在拖延,我可受不了拖延。”

他并不关心商业或赚钱,而是关心如何拯救人类于危难之中。“与其说他是追求财富的CEO,不如说他是指挥军队取得胜利的将军。”《硅谷钢铁侠》的作者阿什利·万斯
(Ashlee
Vance)如此评价。9岁那年,他设计了一款游戏,要从外星人的致命武器中拯救地球。这样的幻想大多随男孩长大被淡忘,但马斯克从未改变。

“当一件事情足够重要时,即使赢利并没有达到你的预期,你仍然需要坚持不懈地去做它!”

小扎有他的杀手锏——就是他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也就是说,不管萨维林同不同意,扎克伯格的计划都会实施。随后,扎克伯格3次稀释萨维林的股权:

他把上亿美元个人财富投进了电动汽车、储能电池、太阳能板和星际火箭中。这是最不划算的事——在这样一个时代投资实业。“如果一个光脚的人这么干,并不奇怪,可他是个亿万富翁啊。”不断有记者说。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2004年7月29号,TheFacebook.com在特拉华州重组,收购了前佛罗里达成立的有限公司。公司股权分配也随之发生变化:之前:扎克伯格
65%,萨维林占30%,莫斯科维茨占 5%;重组后:扎克伯格占40%,萨维林占24%
,莫斯科维茨占16% ,投资人Thiel 占9% ,剩下的20% 给将来的雇员

如果为人类建一座殿堂,马斯克会是这个时代智慧与勇气的代表。

图片 20

2004年10月31日,萨维林签署了股东协议,他被派得300万股普通股,把所有的知识产权转交给扎克伯格,自此扎克伯克成了Facebook惟一的领导。

当时的硅谷,人们的目标已经从冒险创造全新的行业和伟大想法,变成通过取悦消费者,以及批量生产简单应用和广告来赚快钱。Facebook早期工程师杰夫·汉默巴彻曾说过:“我们这一代人中最聪明的头脑都在思考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当扎克伯格希望帮助你分享宝宝照片,Twitter帮你发出140个字符,大脑中的成瘾区块成了埋藏宝藏之地。人类陷入了巨大的自我迷恋中,停止向外探索。2011年,NASA的航天飞机项目被废止。人类还能走出这个蔚蓝的渺小星球吗?

【延伸阅读】

2005年1月7号,扎克伯克发行900万股普通股,他自己占有330万股,莫斯科维茨200万股,萨维林在公司股票占有率从24%稀释到10%。

马斯克给了答案。他希望将人类从自我毁灭和意外灾难中拯救出来。

特斯拉最初的创业团队主要来自硅谷,用IT理念来造汽车,而不是以底特律为代表的传统汽车厂商思路。因此,特斯拉造电动车,常常被看做是一个硅谷小子大战底特律巨头的故事。

至此,扎克伯格的计划成功了,这一切离不开肖恩·帕克给他设计的公司架构。难怪总有人说,萨维林是被扎克伯格和肖恩·帕克合谋赶出公司的。

在马斯克看来,这一切都是必须做的。文明要不消亡,就必须向外拓展,“既然必须穿越地狱,那就走下去吧。”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这句名言,是他最爱引用的话。

1990年代末,通用汽车研发出EV-1,并作为第一款量产电动汽车投放市场,这款车其貌不扬,续航里程140公里,由于投入与产出比不高,在生产了二千多辆之后,通用汽车于2002年宣布放弃。此事让通用汽车背上了骂名,一部名为《谁杀死了电动汽车》的纪录片更是让此事广为流传。事后,参与EV-1项目的工程师艾尔·科科尼(Al
Cocconi),在加州创建了一家电动汽车公司AC
Propulsion,并生产出仅供一人使用的铅酸电池车T-Zero。TESLA创始人马丁·艾伯哈德ACPropulsion公司的经营陷入困境时,一名来自硅谷的叫做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的工程师为之投资了15万美元。作为交换,他希望科科尼尝试用数千块笔记本电脑的锂电池作为T-Zero的动力。换用锂电池后,T-Zero行驶里程超过了480公里。艾伯哈德劝说AC
Propulsion公司为他造一辆这样的车,但科科尼无意成立汽车公司。艾伯哈德于是决定自己来。硅谷工程师、资深车迷、创业家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在寻找创业项目时发现,美国很多停放超级跑车的私家车道上经常还会出现些丰田混合动力汽车普锐斯(Toyota
Prius)的身影。他认为,这些人不是为了省油才买普锐斯,普锐斯只是这群人表达对环境问题不满和想要做出改变的愿望的的方式。于是,他有了将跑车和新能源结合的想法,而客户群就是这群有环保意识的高收入人士和社会名流。

而肖恩·帕克自己也没能在Facebook的CEO位置上坐多久。2005年8月,北卡罗来纳警方在以他名义租赁的海滨别墅中发现了可卡因。这幢丑闻使Facebook创始人与投资者之间出现了分裂,帕克决定辞职并马上搬到了纽约,他说这是对公司最有利的选择。

不幸的是,马斯克穿越的这段地狱之路有点长。

2003年7月1日,马丁·艾伯哈德与长期商业伙伴马克·塔彭宁(Marc
Tarpenning)合伙成立特斯拉(TESLA)汽车公司,并将总部设在美国加州的硅谷地区。成立后,特斯拉开始寻找高效电动跑车所需投资和材料。由于Martin
Eberhard毫无这方面的制造经验,最终找到AC Propulsion公司。在AC
Propulsion公司CEO的引见下,埃隆·马斯克(Elon Musk)[13]  认识了Martin
Eberhard的团队。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钢铁侠马斯克的。

02

2003年,T-Zero换上锂电池后行驶里程就达到了480公里。特斯拉花了约五年时间的打磨,才把Roadster推上市。在这期间,主要时间和金钱花在了研发上。譬如,特斯拉电动车引以为傲的续航能力,来自由七千多颗电池组成的电池包,即使短路也不会着火,个别电池损坏不会影响其他——这套电池控制系统是特斯拉自己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电池故障。而且,这一模式还能保证它随时可以用到最先进的电池来装备特斯拉电动汽车。2004年2月,埃隆·马斯克向特斯拉投资630万美元,但条件是出任公司董事长、拥有所有事务的最终决定权,而马丁·艾伯哈德作为特斯拉之父任公司的CEO。

这位一直以特斯拉之父自居的硅谷狂人,极力想让公众忘记一个事实——他不是特斯拉的创始人和真正革新者。那个真正立下了锂电电动汽车里程碑的创始人早早地被他赶出公司,逐渐被人们淡忘。

深陷地狱

2004年到2006年,虽然公司人数一路由20人增至150人。但首款车型Tesla
Roadster的研发工作却遭遇了瓶颈。

这个人的名字叫马丁·艾伯哈德,他才是特斯拉真正的创始人。

2003年,特斯拉诞生了。这也令马斯克深陷“地狱”长达15年。

2006年,艾伯哈德在特斯拉官网一篇名为《态度》的开篇博客中写道——传统大型汽车企业制造出来的电动汽车,续航里程有限、性能平平、外形一般。“特斯拉汽车是为热爱驾驶的人们打造。我们不是为了最大限度降低使用成本,而是追求更好性能、更漂亮、更有吸引力”。

在创立特斯拉之前,艾伯哈德是个电气工程师,在大公司里待过,后来和好朋友一起创业。在创业的过程中,他注意到了当时制约移动设备发展的最大瓶颈——锂电池技术。他认定了移动设备代表未来,锂电池的技术必须突破。

马斯克担心,石油依赖会耗尽地球最后的能源,在他看来,电动车是加速新能源转型的唯一途径。

2007年,危机集中爆发,而变速箱问题成为导火索。作为一辆堪比保时捷和法拉利的超级跑车,Tesla
Roadster对高性能加速的要求非常高,这时候,普通电动车不配备多级变速箱的情况俨然不能满足Roadster的需求,因为异步电机在低转速的情况下功率输出效率较低,所以引入二级变速箱顺理成章。但问题是,如何在高压高功率电控系统和变速箱协调之间做系统性研发,业界还没有先例。

虽然从小就喜欢汽车,但是马丁·艾伯哈德一开始并没有想到做电动汽车。直到1990年,加州颁布可《车辆零排放法令》,规定到2003年,加州零排放车辆的销量要达到汽车总销量的10%。这让通用、丰田等大型车企加紧了新能源汽车的研发,1996年,通用EV1以科幻的造型和设计登场亮相。

把马斯克引进门的是斯特劳贝尔(JB
Straubel)。当时的他还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他在合租房子的车库里将一辆保时捷改装成电动版,使用锂电池串联供电。它们与消费级锂电车很像,这让马斯克眼前一亮:居然有这么现成的方案。他与斯特劳贝尔见了面,答应投资1万美元,并且开始寻找类似的项目。

2007年,由Ze’ev Drori接任特斯拉的CEO职务,Ze’ev
Drori是Monolithic内存公司的创始人,在硅谷同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

EV1不仅拥有美国车界少有的流线型设计,还支持无线充电。

相关文章